网站首页|时尚服装|服装企业|品牌加盟|时装模特|商业信息|面料辅料|服装学院|服装商场|折扣库存|服装人才|网上商城|服装图库|服装书城
服装搜索|服装资讯|服装品牌|国际服饰|业界名人|服装设计|营销管理|服装技术|加盟运作|网络服务|服装博客|服装展会|机械软件|关注孤儿
服装展会

拉动内需的热潮能否拯救温州鞋?

更新时间:2010/4/12 16:43:00   字号:[] [] []

    “13亿双脚啊,我当然要加大内销力度!”温州奥康集团老板王振滔向记者笑眯眯地说,制鞋业永远是朝阳产业。

  全球经济危机深不见底,对外贸依存度超过70%的温州鞋而言,影响无疑是致命的。据温州海关统计,1月份温州外贸出口10.75亿美元,同比减少1.42%。随着国际贸易进一步萎缩,贸易保护主义威胁增大,作为温州传统四大件之一的鞋产品出口前景暗淡。 今日焦点2009年3月20日上海打响医改落地第一枪新医改方案公布前夜,6家卫生部部管医院纳入上海卫生事业总体规划,实行统一规划、统一准入、统一监管。[特别报道] 新医改试点写真 [相关评论] 医改后公立医院的生存方式 股市、楼市循环论证? 四季度之变:不良贷款反弹压力陡现 外商投资法酝酿修订

  而王振滔更面临着巨大压力。2月份,欧盟委员会负责皮鞋“日落复审”(也就是在征收产品反倾销税满后进行的行政复审,又称期满复审)反倾销调查的官员,正在实地核查奥康及另外6家被抽样企业。未来,中国鞋企将面临两种结果:一是彻底取消征收了两年的反倾销税,另一种结果是反倾销税继续征收。

  为此,包括王振滔在内的鞋商纷纷调转枪头,拓展国内市场,拓展13亿人的中国鞋业市场。那么,这一轮“拉动内需”的热潮能否拯救温州鞋?

  成本上升细目

  王振滔有两大苦恼:奥康去年销售额增长30%,但利润率却降至冰点;同时,自有订单的外销比例,从2005年的30%下降到现在的10%。

  王振滔说,2006年以来各种原材料综合成本上升了20%。以黏合鞋底用的辅料PU胶为例,从每公斤19元涨到21元,仅此一项就增加七十万元开支。而新《劳动合同法》实施后,其2万多名员工保底工资从800元涨到1200元,这笔费用不是小数目。

  第三个开支重头是专卖店租金。奥康有3000多家连锁专卖店,其中50%为自营店。随着房地产市场的火热,去年单店租金上涨30%。

  此外,出口欧盟的产品被征收16.5%的反倾销税、金融危机使国外消费市场萎缩、汇率波动等,导致企业遭遇无利可图的困窘局面。

  以一双出厂价15美元普通女鞋的摊薄为例,2006年到2008年,原材料从10.05美元涨到10.85美元,劳动力成本从2.23美元涨到3.3美元,水电及物流成本从0.18美元涨到0.23美元。扣除其他综合费用节省0.32美元,出口单价升至16.2美元的利差,这双鞋的毛利润从1.1美元下降到0.7美元。再加上人民币持续升值的减利0.29美元,以及出口退税减利0.3美元,那么,这双鞋的税前利润,从2006年的1.2美元掉到2008年的0.21美元。

  “没订单等死,有订单马上死”,众多中小鞋企因此惨遭淘汰。据温州鞋业协会对371家企业调查显示,未开工企业32家,已关停52家,欠债外逃14家,占调查企业的34.1%。

  “但奥康没有裁员,也没有降薪。”王振滔说,去年该公司专门设立“成本处”,分别对皮料、线、胶水和辅材的用量制订标准。例如,裁断由直冲改为划料省0.5元/双;鞋刷的胶须控制在20-25克/双,可节省胶水20%等。

  王振滔还重整了奥康的生产流程,将所有生产环节集中在一个车间完成。同时,取消下午6点以后的夜班时间,王表示,“这避免了晚上用电高峰期,这个时段的电价是正常的1.5倍。”现在,生产一双鞋可节省成本1%,预计每年可节约1000万元。

  王振滔认为,就算没有金融危机,温州制鞋产业危机也会发生。对于这些生产企业规模较小,行业产能过剩;出口增长以数量为主、整体利润率低;出口市场过于集中,易引发贸易摩擦;国内市场不规范、营销方式落后的民营企业,王认为应该加快进行转型升级。

  腾挪“工业园”1

  “随着各种压力的上升,转产、倒闭的企业将有进一步加剧的趋势。”早在去年7月,温州鞋革协会就向政府部门书面预警称,随着生产成本骤增,已有1000余家企业外迁。

  而奥康迁徙的案例已成为同业标杆。2003年1月,王振滔在重庆璧山县投资10亿元,设立占地2600亩的“西部鞋都”工业园,并吸引90多家配套厂商入驻,产值45.7亿元。

  “璧山每亩工业用地只要3万-4万元,温州要300多万元,我为什么不走?”一位温州老板说,璧山制鞋成本比温州节省20%。其中,工业电价每度便宜0.15元,员工工资低两三百,原材料便宜约50%。

  在璧山,不论鞋眼、搭扣还是电脑打样一应俱全,入驻企业可以维持既有低成本、低价格经营方式。目前,其他温州人在新疆伊宁、湖北荆门等地也整体复制了这种集群模式。可以预见,若干年后它们也将面临今日温州之困,但这并非当务之急。

  2006年,王振滔因为欧盟对中国的鞋类反倾销案而名声大噪,但并没有因此获利。去年10月,欧盟对中国皮鞋变相延长反倾销措施,将已征收两年的16.5%反倾销税再延长12至15个月,严重影响了温州鞋出口,温州对欧盟出口鞋1.75亿双,下降4%。

  去年底,全球第二大制鞋企业GEOX终止奥康的中国独家代理权,转而与百丽合作。这让奥康的国际业务迅速萎缩,而订单及出口退税所带来的利润剧减。

  “当时联姻GEOX,客观上降低了资金积压成本。”王振滔说,2000年前国内行业利润(30%)比国际市场(10%)更高,但“应收款”常常变成呆坏账,而OEM利润稳定,还利于提升产品质量和管理水平,奥康当即转向国际市场,与GEOX联合推出双品牌战略,双方共享网络资源。

  如今转攻内销市场,王振滔也忧心忡忡。一双皮鞋从出厂算起,经历代理采购、渠道物流及终端维护、损耗退换等冗长流程,如果6个月内结算已属不易。而且,由于众多中小企业产品雷同、营销思路相似,再加上其他鞋业基地的竞争,难免让人兴起“市场严重饱和”之叹。

  此外,产销环节博弈仍然严重,大多数代理商、零售商依赖厂家投入渠道维护及品牌行销费用,自己却将挣来的钱转投别处,导致“放账”、“压货”等诸多矛盾。

  最近,奥康已牵头成立一间注册资金达一亿元的小额贷款公司,以缓解本身的制造压力。

  “如果大家都不顾规则逐利,那么市场到最后必定崩塌。”王振滔如是说。

文章作者: 佚名     文章来源:21世纪经济报道

在线咨询